您的位置:首頁>中醫>中醫常識>正文

藥引與引經藥的異同

藥引的概念

藥引是與中藥的“定向定位”作用有關的一個概念。 藥引, 可以理解為藥或方劑的“引子”, 或理解為具有“引子”作用的藥, 所以藥引又稱引藥, 即具有“引導”作用的中藥。 藥引的主要作用是引導處方中的諸藥集中於某一部位或臟腑, 直達病所, 使之更好地發揮治療作用。

方劑是中醫臨床應用的主要形式, 君、臣、佐、使是方劑的組成原則。 《素問·至真要大論》曰:“主病之謂君, 佐君之謂臣, 應臣之謂使。 ”君是指方中治療主證, 起主要作用的藥物, 按照需要可用一味或幾味。 臣是協助主藥或加強主藥功效的藥物。

佐是協助主藥治療兼證或抑制主藥的毒性和峻烈之性的藥物。 使是“引導”各藥直達病變部位或調和各藥的作用。 可見中藥的“引導”作用的理論論述, 最早見於《內經》(有人也認為方劑的君臣佐使始于《神農本草經》, 在此不做解釋)。 有關具有中藥的“引導”作用, 《神農本草經》有“菌桂主百病, 養精神, 和顏色, 為諸藥先聘通使”, 《名醫別錄》有“酒, 主行藥勢”的記載。

關於“藥引”的臨床應用, 《傷寒論》中的許多方劑就有許多引使藥的配伍。 如桂枝湯中的生薑、大棗;白虎湯中的粳米;十棗湯中的大棗等。 《千金要方》艾葉湯中的“生薑六兩, 大棗十二枚”等。 《和劑局方》平胃散中的“入薑二片, 大棗二枚”;《聖濟總錄》厚樸丸中“煎陳橘皮、木香、生薑湯下”等。

藥引有如下分類:一是病情藥引, 如發表的薑、蔥, 調理脾胃的薑、棗, 以及活血的酒和補腎的鹽水等。 二是時令藥引, 如春季加荊芥、薄荷;夏季加香薷、生薑;秋季加白芍、烏梅;冬季加黃芩、知母等。 若從來源來分, 引藥有日用食品, 如:生薑、蔥、酒、醋;果蔬, 如:大棗、蓮藕、瓜蒂、梨汁;有時令藥, 如:桑葉、淡竹葉、橘葉、蘆根;有日用器皿及殘品, 如:鐵落、灶心土、金銀器物等。

引經藥的概念

引經的概念, 應是藥引的“引導作用”與歸經理論相結合的產物, 是一種特殊的歸經作用。 引經藥就是有“引經”作用的藥。 最早記載引經藥的現存本草當推張潔古的《珍珠囊》。

引經藥有十二經引經藥、病症引經藥、穴位引經藥等之分。 如十二經引經藥有手少陰心經的黃連、細辛;手太陽小腸經的槁本、黃柏;足少陰腎經的獨活、桂枝、肉桂、細辛、知母;足太陽膀胱經的羌活;手太陰肺經的桔梗、升麻;手陽明大腸經的白芷、升麻;足太陰脾經的蒼術、葛根、白芍;足陽明胃經的白芷、葛根、升麻;手厥陰心包經的柴胡、牡丹皮;手少陽三焦經的連翹、地骨皮、青皮、附子;足厥陰肝經的青皮、吳茱萸、川芎、柴胡;足少陽膽經的柴胡、青皮等。

再如病症引經藥有頭痛用川芎;治肺病加入桑白皮能引藥入肺經;脅脹痛時用柴胡、香附;胸悶、氣短、心悸等心陽不通加入桂枝、薤白;上肢痹症用薑黃;下肢痹症用牛膝。

藥引與引經藥的區別與聯繫

藥引與引經藥都是主要具有“引導”作用的中藥或藥食兩用藥。

嚴格地說, 藥引包含引經藥。

它們之間的區別在於, 理論上引經藥比較嚴格地受到了經絡學說和歸經理論的影響。 而藥引則多不受經絡理論的限制, 而作用更廣泛。

在臨床應用過程中, 藥引與引經藥的目的沒有太大的不同, 除了具有“引導”作用外, 還有協助諸藥增效、減毒、解毒的作用。 不過在應用方式上則有明顯的不同。

引經藥多用在方劑中, 因其在處方中的地位不同而分別具有不同作用。 一般多作佐使藥應用, 可引導諸藥直達病所, 以增強臨床用藥的針對性;其次作輔助藥用, 可以增強方中主藥的療效。 不過也有一些引經藥兼作方劑的君藥, 在方劑中發揮主要作用, 如小柴胡湯中的柴胡, 九味羌活湯中的羌活等。

藥引在臨床應用中,

不像引經藥在方劑中既可作佐使藥, 又可作君藥, 它雖然一般只能作使藥, 但它的臨床應用要比引經藥普遍得多, 受到歷代醫家的重視。 宋代推廣局方運用時, 以及金、元以後醫家所創制的方劑, 常列有藥引。 總的來說, 藥引在臨床應用中具有如下特點:一是多為中成藥隨症加減用藥, 二是為湯劑煎煮時臨時加用之藥或飲用時所加之藥, 三是多為藥房所不貯, 患者自備之藥。

另外藥引的使用方法有如下幾種方式, 一是同方一起煎煮服用, 此法最常見。 二是引藥單煎取汁, 送服主藥或成藥, 如生薑湯常用於送服治療風寒感冒、胃寒嘔吐、脘腹冷痛等病症的中成藥通宣理肺丸、理中丸或是中藥湯劑。 一般用生薑3~5片, 水煎取汁,

溫熱送服中藥即可。 與生薑湯類似的還有稀米湯、蜂蜜水、蔥白水、大棗湯、淡鹽水、竹葉水等。 三是藥引煎汁作溶媒(如蘆根)。 四是液體藥引直接以汁兌服。

喜欢就按个赞吧!!!
点击关闭提示